当前位置: 首页> 自驾游

“弯道”并不适合超车

发布时间:2019-12-30

弯道超车,这个∴被应用于赛事的专业术语,现在却越来越多的出现在汽车行业中。在汽车行业,弯道超车已然成了新能源汽车的代名词。只是,在经历过猛然加速和骤然Ш“点刹”之后的中国新能源︰汽车产业,是否还执着地在“弯道超车”这条路上狂奔?

使命上身Ψ

虽然近年来我国汽车工业发展迅速,但Г和有着动辄上百年少则几十年历史的国外车企相比积累依然不够。在发动机、变速箱等核心设备研发生产上和国外车企差距不小。而当前新能源汽车还没有形成完整的新能源体系,我国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上起步●也比较早。

为了让中国汽车制造业占据世界领先位置,“后来者”新能源汽车被寄予厚望,“∵弯道超车&r〒dquo;这一概念也被提出。&ldqu@o;大力发展新能源汽车,以新能源汽车为突破点赶超西方汽车工业&rd∞quo;。这大概就是弯道超车被赋予的№主要精神吧。

时至今日,经过几年的发展,我国的新能源汽车的确取得了“巨大的进步”。在库存高、产能◁利用率低下、车市仍显疲软的背景下,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却是春风正劲。工信部数据显示,2015年,我国累计生产新能源汽车37.90万辆,同比增长4倍。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市场。

如〤此辉煌的Φ成绩,是不是超车成功?

1月18日,北汽新能源公布了其“十三五战略”的细节,预计2020年产达到50万辆,年°゜营业收入达到600亿元。具体到2016年,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开的目标是年销售7万辆,但是按照а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的想法,要突破10万辆。

尽管北汽E系列从2015年的第二,成为2016年第一季度的状元。但事实上,在总体骤然下降的时候,它正在承受着∑市场的考验。一边是政策和发展预期的激情火山,一边也面对着消费者端的冷漠。

在北汽新能源上海的一家4S店里,销售顾问柳晓最近几个月明显感到◇“轻松”很多,“过完年来没多久,就明显感觉冷清了不少。”柳晓说。

EV160、EV200是卖得比较火的两款车,去年特别是年底的时候,柳晓天天招呼不过来。&ldq…uo;那时∷候我们根本没有厂家补贴,但是生意明显要比现在好。&rdq‖uo;柳晓介绍,今年以来,由于补贴退坡和新能源购买监督机制趋于严厉,购买电动车的明显少了很多。

在地方补贴减少的情况下,北汽新能源推出了1万元的厂家补贴,这样和去年的销售价格刚⊕好持平。但是尽管厂商主动“出血”,销售情况却比去年冷掉一大截。

其实,和北汽一样,抱有这样“雄心壮志”的远不只一家。长安、上汽、东风、吉利等纷纷发布了激进的十三五计划,比如长安和北汽,表示在2020年要把新能源推到40万辆,上汽宣布拿出200亿元在2020年将实现60万辆,而吉利更是喊出要在2020年让新能源的占比90%以上的口号。

而这其中也不乏在今年遭遇了同样的境遇。中国新能源汽车的◙先驱比亚迪更为明显◣,去年在上海热卖的爆款“秦”,今年却遭遇冰火两重天。

点刹车,急降速

众所周知┒,我国对新能源汽车,尤其是纯电动车,有巨大的政策支持和巨额的现金补贴。例如在北京不用摇号,在上海不用拍牌,还有国家和地方两级政府的现金补贴。高额补贴等利好政策,使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迅猛。

但是由于各种铺天盖地的“骗补”不断传出,政ぁ府显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所以,在年初出台了一系列的针对新能源汽车的新举措。

2016年,工信部发布的第一批《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目录》中收录了247款车型,这远远低于旧目录推荐的车型数量。在2016年的新能源政策上,不光补贴退坡机制启动,监督机制也更为严厉。

所以,正当车企们*争相角逐之时,年初的一个“点刹车”,让新能源市场骤然降速,也让新能源汽车企∫▋业有点措手不及。从统计数据看,2016年1月新能源乘用车达13748辆,与2015年12月的3.7万辆相比,环比下降63%,╞减少超过2万辆,可谓是“断崖式下滑&r≡dquo;。

但是,由于前期的疯狂追逐,新能♧源车型推出的数量在今年却呈现出井喷之势。本届车展展出新能源车型近150款,其中占了绝大多数。

弯道不适合超车

“电动汽车因为本身制造相对简单,只有电机、底盘、车辆设计,制造相对容易。”一位新能源车负责人这样解释道,“所以弯道肯定是有的,而且我们正在超车,以结果为导向的话就是。”

的确,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非常迅速,甚至很多之前没听过的企业都能在一夜之间造出一款车来。但是,新能源汽车的发展真的如此简单吗?

“弯道超车,靠的不是数量堆砌,要做的就是不断地通过提升自身的产品力去占领市场,从而提升整体中国品牌的影响力。&rdquoⅨ;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志华表示,不同于我国传统内燃机车辆与国外先进水平一直存在较大差距,新能源汽车本身是一个新的平台,我们与国外先进水平之间差距不大,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⿺。

在我国新能源汽车经历了井喷之后,却仍然々被几个关键因素所桎梏:一是企业支配能力不强,在电池、电机、电控及集成技术还有待提高,特别是备受“里程焦虑”⊙困扰的电池技术,其次,还有亟待完善的相关充电设施。

甚至,在新能源汽车被赋予“弯道超车”使命多年后,对于这个词语,业内还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声音。

“我』认为这根本就是一个伪概念&rdquⅡo;,一位资深汽车媒体人士对《汽车公社》表示,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发展主要是纯电动车,但是现在国外很多汽车企业根本就不做这≥块了,说弯道超车,和谁去超?”

平心而论,新能⿹源汽车的怀疑一直存在。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吴志新也表现∞了这样的忧患,“我们国内生产的单体ミ电池,各个指标都不输于国外先◎进产品,但运用在新能源汽车的电池系统中就常⊙常会出问题,这个电池系统设计其实并不难,之所以▧会出问题,就是缺乏‘工匠精神’。一个好的工匠需要养育,需要有时间上的积累,►要有全社会认同的氛围”。

况且,弯道超车不等于抄近道。毕∮竟,▷不管是传统汽车还是新能ↆ源汽车的发展,都绕不开汽车工业在技术、管理、品牌等方面的长期积累。真要“超车”只有加足了油才有动力,要知道“弯道”真的不适合超车。♥